中美如何在世行暗中角力?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1-03 20:30:37    文字:【】【】【

      英国《金融时报》 肖恩•唐南 华盛顿报道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Postal Savings Bank of China)宣布向多家国际投资者募集了70亿美元,标志着该行朝着首次公开发行(IPO)迈进了一大步。外界预计,该行的上市将是2016年中国最大的IPO之一。

      除了中国人寿(China Life)以及瑞银(UBS)、摩根大通(JPMorgan)等国际金融巨头以外,中国邮储银行还从世界银行(World Bank)旗下的私营公司国际金融公司(IFC)募集了资金。这表明,与3年前行长被控贪腐的时候相比,这家国有银行已经迎来了彻底的转变。
      这笔交易也凸显出北京和华盛顿是如何在世行中暗地里争夺影响力的,这种较劲经常以十分微妙的方式进行。它也给世行中级别最高的中国籍官员、前高盛(Goldman Sachs)银行家蔡金勇(Jin-Yong Cai)的卸任投下了阴影。在IFC首席执行官位置上度过了风云变幻的3年后,本周他将离开世行,重返亚洲再次投身私营部门。
      尽管蔡金勇和其他世行高层官员坚称,他提前10个月离职——他的任期本该是4年——是出于个人原因,而且他也未被指控从事了任何不当行为,但在他离职前,世行执行董事会曾不寻常地谴责了IFC投资中国邮储银行的交易(该交易得到蔡金勇支持)。这件事发生的同时,有世行高层官员表示,美国和其他方面对IFC与中国国有企业达成的越来越多的交易涉嫌偏袒日益感到担忧。
      中国人寿买入中国邮储银行5%股份所花费的25亿美元,让IFC的3亿美元投资相形见绌。然而,这是IFC有史以来对一家中国银行进行的最大一笔投资,被蔡金勇视为“重磅”交易的一个范例,他希望通过促成这样的交易为人们所铭记。
      不过,按照世行高层官员的说法,世行大股东质疑这笔投资是否符合IFC的使命——放贷给缺乏资金或资金成本过高并且缺少其他投资选项的地方的私营企业。
      除了上面提到的投资者,还有大量的投资者在排队等候买入中国邮储银行的股份。此外,这些官员们表示,尽管蔡金勇声称该交易符合世行的“金融包容”战略,但这笔交易带来的发展影响并不明确,而发展影响正是对IFC投资的一项关键考核标准。
      “在我看来,IFC(在中国邮储银行)扮演的角色并不清楚。”前摩根大通银行家彼得•沃伊克(Peter Woicke)说,“如果这样做是为了(投资回报),你可能就和高盛差不多了。但IFC的职能不止是为了成为高盛。”沃伊克曾在1999年到2005年间领导IFC,监督过IFC对中国银行业的首批投资。
      IFC和蔡金勇表示,投资中国邮储银行有助于将金融服务拓展到中国许多“没有银行账户的人”中间,同时还能带来健康的投资回报。
      6月世行执行董事会商议IFC这一投资事项时,冲突浮出了水面。根据会议纪要,6月9日董事会25名成员开会投票时,美国、日本还有英国、德国和法国等主要欧洲股东国的代表全部弃权。总共9名董事拒绝赞成该投资,他们合占56.4%的投票权。
      由于这些董事只是弃权而非投反对票,这项投资得以推进。但是,在世行董事会政治这个微妙的舞台上,直接投票反对有影响力股东(如中国)支持的项目是很罕见的,因此这次表决等于是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谴责蔡金勇。
      关注世行、总部在华盛顿的活动团体银行信息中心(Bank Information Center)的执行董事查德•霍布森(Chad Hobson)表示:“这很不寻常。(通常)如果他们会输掉投票,他们就不会参加董事会会议。”
      根据世行现任高官的说法,这次投票之前,美国一年多来对IFC在世界各地一系列涉及中国国企的交易表达出越来越大的担忧。出于这种顾虑,对于巴基斯坦一个可再生能源项目,以及对有中粮集团(COFCO)参与的IFC项目拟议的1.4亿美元投资,美国不是投弃权票就投反对票。
      这次投票还发生在中国股市暴跌之际,之后世行还在7月发布了一份报告,警告中国“扭曲的”金融业亟需改革——不过随后撤回了这份报告。
      蔡金勇为这笔投资辩护,不过他也指出,任何与中国有关的事情都格外敏感。
      他说:“我明白,人们对中国的项目总是抱着不同的看法。”
      蔡金勇表示,凭借中国邮储银行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的4万个营业网点,IFC能够帮助中国农村地区普及金融服务。在那里,大约2.35亿人仍然没有银行户头。此外,IFC还可借此从全球最大邮政银行之一的身上学到经验。他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我们如何获得经验?我们不能只从书本上获得经验。我们必须参与交易。”
      蔡金勇坚称这对IFC来说是一笔很好的投资。IFC不得不卖出在中国持有的其他股权以向世行支付股息,为世行向贫困国家发放低息贷款充实资金。
      蔡金勇说,IFC其他股权投资中有一部分情况不妙。根据IFC的数据,在截至2015年6月的一年里,IFC在新兴市场的股权投资减记了7亿美元。蔡金勇表示,中国是个少见的亮点。不过,IFC并没有详细披露今年中国股市暴跌期间其在中国的投资情况如何。
      蔡金勇表示:“我们从我们(在中国)的投资中赚了很多钱,我们很幸运,我们感谢中国人给了我们这种机会。”
      译者/何黎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环球市场杂志社海洋网络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