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大伟:美联储加息不会拖累全球经济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3-22 00:59:59    文字:【】【】【

环球市场2016125日讯,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全球经济发展项目高级研究员David Dollar(杜大伟)在办公室接受本刊特约记者专访,畅谈对美联储加息形势的评估及加息对全球经济影响。杜大伟先生拥有纽约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和达特默思学院中国历史和语言学士学位,曾任世界银行发展研究局局长、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中国和蒙古局局长,是美国智库学者中为数不多的“中国通”之一。他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表示,美联储此次加息对中国乃至全球经济所产生的影响有限,值得关注的是相关国家后续应对加息所采用的宏观调控手段。

       市场对加息的短期反应以及加息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杜大伟表示,从此次美联储加息后的短期效应来看,并没有对市场造成较大波动。这主要是由于此次加息早已得到了市场的充分预期,将加息可能产生的连锁反应提前消化。从劳工部公布的12月份数据显示,失业率仍维持5%的水平,而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29.2万个,远高于20万的市场预期。另一份数据显示,12月就业人数增加了25.7万人,同样远高于预期值。从这些数据来看,美联储同意启动多年来首次加息是非常正确和关键的决定。

        在谈话中,杜大伟多次提及,他不认为加息会在全球范围内引发次贷和欧债之后的第三次经济危机。他表示,以中国为例,加息的确可能会造成中国一些国际资本流出,对中国的市场流动性有一定影响。但相对于中国巨大的外汇储备而言,这样程度的风险完全是可控的。而且中国去年的经济增长仍然保持在6%以上,虽相较过去多年略有下降,但这仍然是一个相当健康的增长态势,中国目前存在的问题更多是由经济转型期间的各种国内因素造成的。杜认为,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来自于海外,目前来自于欧洲12月份的采购经理人指数显示,欧洲经济有向好的趋势,但这不足以让美国放松警惕。作为全球不容忽视的经济体,中国一旦发生经济衰退,欧洲必然会受到影响,美国的经济复苏态势也会发生转变。

        杜大伟认为,相对于中国来说,巴西、印尼等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问题可能更加严重。由于新兴市场国家普遍存在通胀率高、经济增长疲软和经常项目账户赤字等特点,美联储加息会改变国际资本的流向,对于这些经济严重依赖外资的国家会造成较大的冲击。尤其这些国家在操作巨额财政赤字这样的持续高风险行为下,因国内不恰当的宏观经济调控手段而引发经济危机并波及到其他国家。

       美国和中国资本市场走势

       杜大伟表示,从短期内看,加息会对美国的资本市场造成波动,这在今年以来短短数个交易日内已经得到印证。随着不确定因素的增加和海外市场的变化,这样的情况在年内肯定还会发生。例如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对能源及原材料的需求会有所下降,从而在全球范围内造成能源市场供应过剩和价格下跌,并进一步引发资本市场的动荡。长期来看,资本市场的稳定取决于加息对美国内经济的正面效应能否持续,如果美国经济复苏态势能够保持,企业盈利预期提高,则年内美国股市能保持稳定并明显转好。

       杜称,中国资本市场现在整体呈现出一种负面的情绪,而市场的反应往往会比正常预期更为强烈。中国资本市场有高估值的泡沫存在,同时美联储加息引起的人民币贬值预期会对股市造成一定影响,但这些问题并不严重。杜表示,从中国最新公布的12月份和去年第四季度数据来看,中国的经济走势并没有表现出一个即将上升的趋势,而是保持了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这一状态事实上要好于更早些时候美方对于中国市场的预期。如果这样的稳定态势能在年内得以保持,中国的资本市场就不至于产生太大的波动。

中国经济形势评估

        杜大伟认为,现在关于中国经济增速减缓而产生的负面效应被过度解读了,作为一个处于经济转型期的中等收入国家,6%以上的年度GDP增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预计2016年的经济形势总体上会保持稳定。中国和全球市场正在逐渐接受和适应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以及对石油,矿石等大宗商品需求下降的事实,短期内,这些负面预期会造成市场的低迷,但中国政府良好的财政状况和稳定的政治格局将有益于总体经济形势保持稳定。

        杜称,中国居民人均年收入已接近一万美元,成为一个确实的中等收入国家。由于经济基数大,且人口结构中适龄劳动人口已经达到峰值,要继续维持7%甚至更高的经济增长率几无可能。因此,如果中国服务业的发展能够给经济增长提供新的潜在动力,使得劳动市场保持健康,则有望到2020年之前将经济增速一直维持在6%左右。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环球市场杂志社海洋网络网站建设